閑暇,我有約與三個愛好攝影的朋友,一起去拍夕陽,初夏的季節,傍晚來得遲了些,然而夕陽卻已經掛在西方,等待我們的來訪了。
  我們到了離城十里一個臨山的村子,停好車,徒步上山。
  走在山腳,回頭望去,便是如火的夕陽,燒紅了半邊天,讓人絲毫感覺不到頹廢和黯淡,山上,夕陽的光擦亮了麥穗的鋒芒,地里的人群忙著收割麥子,看見我們手中的照相機,她們憨厚地笑著用草帽遮住了
臉頰,只留一抹微笑,溢在嘴角,掩飾不住那份羞澀和喜悅,他們的那般投入和辛勞似乎也在與夕陽賽跑,那一車車沉淀的金色,似乎遠處夕陽透過云彩的余輝,余暉清亮而明凈,像是那下面藏著一堆夜明珠,那黑色的云彩也掩不住它的光輝,我邊走邊感嘆,很久沒這么仔細的看過夕陽了,我陶醉在我的發現里,但是,為了趕在夕陽落下之前,走到山上最佳位置,我們加快了腳步,完全忘記了腳下的山路的崎嶇,我們爬上了一層又一層更高的梯田,便看見了夕陽在山上的全貌。
  藍藍的天空,是一幕舞臺的背影,連綿的山峰是一個充滿自由和想象的舞臺,夕陽就是那個著紅色衣服的女主角,在舞臺上演繹著不可言說的傳奇,那一束束光芒,閃著神奇的力量,身邊的云似乎是一條條彩帶,舞動著,不覺疲憊,又像是一條條神龍,變幻著,翻騰著,一刻也不愿安寧。時而,夕陽的霞光如海底珊瑚間的鱗波,泛著白色的珍珠樣的光彩,璀璨而奪目;時而,夕陽頂上的烏云,張牙舞爪地,似乎看透了夕陽的脆弱,它們一齊壓過來,想把夕陽淹沒,然而夕陽的光亮卻穿透黑色,像是一支火炬,燃著紅紅的火,閃現出不褪色的喜悅和自由飛翔的神采。
  我停住腳步,癡癡地看美麗的夕陽,夕陽也是橘紅色的,象征著樂觀和積極嗎?我被這橘紅色感染著,全然不顧他們已經把我落在身后。
  隨著夕陽的漸漸垂落,黃昏來臨了,夕陽的光亮也變得漸漸不再刺眼,山也逐漸變得暗了,顯得蒼翠而穩健,好似一個經歷人間百味的護山人,眼神從容而又柔和的看著夕陽一點點下沉,看著夕陽的清輝一點點變淡,只留一個紅紅的圓盤,掛在天地之間,靜謐和怡然,心也為之停止跳動,一切定格,訴說再見,訴說生命的釋然。
  先前還是生龍活虎變化無常的云,此時,也跳起了輕柔的舞,似乎怕打擾了夕陽漸入夢鄉,夕陽半垂著眼瞼,在山邊探出頭來,再一次審視山的這一邊,也許她看見了我們來送行。也許,她能看見我們的眷戀,“都說夕陽無限好,可惜近黃昏”。那一刻,我為她的逝去心疼。我眼睛定定得追逐
河南快三开奖结果100期 新手网络赚钱项目 qq分分彩官方开奖 豪利棋牌游戏下载 团队网赚 南京麻将游戏 白小姐管家婆四肖中特 四川麻将单机版 在线股票诊股 25选5开奖历史 欢乐棋牌app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