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員工論壇

柿子紅了

作者:趙琦 來源:本站 瀏覽數:179 發布時間:2019/11/21 10:54:05
   金秋十月,柿子紅了。它們安靜地、高高地掛在樹枝上,好像為秋天掛上一盞盞美麗的小燈籠,它們照亮了秋收后空曠的山野,也照亮了小鳥們在風雨中回家的路。
   我的家鄉就盛產柿子,每到這個季節,看見柿子紅紅的樣子,就會想起小時候,和爹娘一起在山上摘柿子的情景,有的柿子熟透了,軟軟的,摘下來就可以吃,那種甘甜,不是哪一種水果糖的味道可以比擬的,和柿子一起成熟的,還有山上一種叫做黃草的野草,生命力極強,長得很茂盛,村里人以前多用它們來蓋草房,經久耐用、冬暖夏涼,也會在元宵節的時候,拿黃草的秸稈纏上棉花,用做蘿卜燈的燈芯,再淋上一些花生油,那燈光比蠟燭都亮??墒?,要背著柿子踩在黃草上面,腳底會打滑,有一回,我因為滑倒了,籃子里的柿子滾的滿山坡都是,現在想來,順著黃草滑下山坡,還真有點像現在坐滑梯的感覺。
   柿子摘下來,行情好的時候會有人來收購,裝滿了然后一車車地運到都市里,沒人來收的時候,我們會把它加工成柿餅,等到冬天拿集市上去賣,還可以在饞的時候當點心吃。
   做柿餅的第一步,需要先將柿子的皮去掉。用一個簡易的削皮機,記憶中,削皮機有一個搖把,一個固定支架,一個插頭,插頭上有三個粗長針,然后將柿子的底部插到這三個針上固定住, 一只手搖動搖把,另一只手里有個果皮刀,用腳踩住固定支架的木板,這樣,一邊轉,一邊削皮,柿子就一個一個的處理好了,去掉的柿子皮也要收好,等天冷的時候可以給柿餅當被子蓋。第二步就是捏柿餅。那時候沒有烘干機,也沒有烤箱,做柿餅,全憑手工,行動慢而不能急躁,需要天時、地利、人勤,天時自是指這秋高氣爽的天氣,風通透,陽光干燥,利于柿餅的晾曬和去除水分;地利則是將它們放置在透氣的竹制或者高粱秸稈等制作的席子上,然后搭起長長的支架,統一放到村子后面已經收成完的高崗空地上,均勻擺好,自然通風;還有一個就是人勤,人要每天早上對柿餅進行“拿捏”,一只手固定好餅的圓形,另一只手上下均勻對柿子用力,手法、力度都有要求,不然的話,捏壞了,就破了相了,還失去了它本來的味道。等到柿餅捏好了,和柿子皮一起收起來,放到透氣的籃子或者框里,擱置在陰涼處或者吊在“儲藏室”的房梁上,等霜降后的那層天然白霜的自然包裹之后,色香味俱全的柿餅就完美收官了。
   其實,除了吃柿餅,柿子還有好多種吃法。有一年,滿山的柿子都紅了,軟柿子居多,沒有人肯收,拿回家也不能很快的吃完,畢竟吃柿子的禁忌還是很多的,吃的不巧,會不舒服。我的奶奶邁著小腳走過來,看著紅透的柿子舍不得扔,說要給我們熬糖吃,我們很興奮,爹娘也積極配合。院子里的一口大鍋派上了用場,還找來了許多的干柴,具體熬制的細節已經不能考量了,只記得奶奶整整忙活了大半天,夕陽快落山的時候,一盆膏狀的柿子糖擺在了我們面前,那糖的味道有些甜,還有一點淡淡的苦澀,但是,我很喜歡。如今奶奶早已離開了我們,可每到此時,看著漫山遍野的柿子,我還是會想起那種味道,像極了我們那時候的日子,雖然有一點苦澀,但更多的還是甘甜。
   還有剩下的柿子,娘用它烙了煎餅,一層煎餅,一層柿子,涂抹均勻,再一層煎餅,逐層疊加,記不清有多少層了,只記得娘的臉在熱氣里溫柔的笑著,等到弄好最后一層,把煎餅從鏊子上拿下來,反過來再放到上面,這樣反復的烘干,之后用刀切開,像蔥花油餅的形狀,但截然不同的那種香甜耐人回味。
   我想,我小的時候肯定是個小饞貓吧,要不然,這些甜甜的味道我怎么都能記得這么牢呢。
河南快三开奖结果100期